汽車沙皇戈恩日產恩仇錄

網絡 2018-12-17 21:21:50

今后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如何調整運作方式,爭奪聯盟主導權,將是雷諾與日產博弈的下一幕大戲

任穎 王斌斌| 文

施智梁| 編輯

(2018年11月19日訊,日本東京地方檢察廳以涉嫌違反日本《金融工具和交易法》對日產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卡洛斯·戈恩實施了逮捕。據報道,戈恩涉嫌少申報金額達九位數的個人收入。圖/視覺中國)

//

再見,汽車沙皇

//

戈恩拯救過日產,組建了全球最大汽車聯盟,成為汽車沙皇,但這個64歲老人強勢與輝煌,敵不過一紙逮捕令

12月10日,卡洛斯?戈恩被捕的第21天,日本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以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有價證券報告書的虛假記載”罪名,起訴日產汽車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前代表董事格雷格?凱利(Greg Kelly)以及作為企業法人的日產汽車。

同一天,特搜部表示,由于在2017財年(截止2018年3月)的3年里,在有價證券報告中將戈恩的報酬少記載約40億日元,以此為由對戈恩和凱利實施再逮捕。

如果罪名成立,戈恩或將面臨長達10年的監禁以及1000萬日元的罰款,日產汽車也面臨高達7億日元的罰款。

這個曾身兼雷諾、日產、三菱三家車企董事長頭銜的“汽車沙皇”,如今身處不到5平米的拘留所單間,或許只有黎巴嫩駐日本大使給他申請的床墊能給他些許的溫暖。

而令他感到心寒的是,日產汽車——這家曾經被戈恩拯救、奉其為救世主的公司——無情“背叛”了他,這個64歲老人建立世界第一汽車帝國的夢想,被一紙逮捕令擊碎。

輝煌落幕

▲▲▲

11月19日,一輛白色面包車停在羽田機場的停機坪上,等待著從法國飛來的編號為“N155AN”的專機。飛機降落,艙門打開,時任日產汽車董事長卡洛斯?戈恩剛剛走下舷梯,就被車里來自東京地方檢察院的調查員控制并帶走。

據稱,戈恩少報報酬合計多達50億日元(約3億元人民幣),這屬于“虛偽記載有價證券報告書”,嚴重違反了日本的《金融商品交易法》。

戈恩是日本高薪榜的“常客”,2010年度后連續7年躋身薪酬榜前十,在2010年度和2012年度曾位居薪酬榜首。聯盟3家車企的有價證券報告書顯示,2017年,戈恩在日產的年薪是7.35億日元,在三菱拿走2.27億日元報酬,在雷諾的薪水則是740萬歐元,共計約1.18億元人民幣。

有日本民眾表示:“作為董事長已經拿了這么高的薪酬,為什么還不惜違法也要得到更多的錢呢?這是對消費者的背叛。”

日產汽車在戈恩被捕當晚十點緊急召開臨時新聞發布會,公司CEO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表示,在幾個月之前,日產汽車內部接到舉報,從而啟動了對戈恩和凱利的內部調查,并稱:“戈恩所為是公司不能容忍的行為,我感到非常失望、沮喪、絕望、憤慨和憤怒。”

新聞發布會上,西川廣人列舉了戈恩的三大罪狀:第一,過去5年中,戈恩指示部下做手腳,在公司的財務報表《有價證券報告書》中,隱瞞了整整50億日元(約3億元人民幣)的收入。第二,戈恩搞個人獨裁,將日產汽車公司建為“戈恩王國”,否定并抹殺日產的傳統與尊嚴。第三,涉嫌動用公款私人投資。

三天后,日產舉行臨時董事會會議,全體一致決定解除戈恩的會長職務,剝奪其代表權,同時解除的也包括與戈恩一同被捕的格雷格?凱利的董事職務。之后,三菱也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長職務。

盡管戈恩否認了指控,但12月10日,日本東京地方檢察院特搜部以違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中的“有價證券報告書的虛假記載”罪名,起訴戈恩、凱利以及日產汽車。

汽車帝國的宏圖還未實現,等待法國人的是牢獄之災。身處不到五平米的拘留所單間中,64歲的戈恩也許沒有想到,曾經的輝煌正悄然落幕。

日產救世主

▲▲▲

在米其林工作11年之后,1996年,卡洛斯?戈恩進入雷諾汽車擔任執行副總裁,開始了他縱橫捭闔的汽車生涯。三年后擔任日產汽車公司CEO的法國人,將搖搖欲墜的日產從死亡線上拉回,成為全球獲利率最高的汽車公司,戈恩成了日產的“救世主”。

1999年,雷諾用52億美元完成對日產的收購。作為一家法國公司,與日本公司合作的難度可想而知。收購前,戈恩就曾向雷諾高管建議,專門聘請日文老師來教日語。

戈恩相對了解日本文化,在米其林時,他就與日產、本田和豐田打過交道。進入日產高層的任務便落到了戈恩的頭上,時任雷諾董事長路易?施維茨(Louis Schweitzer)甚至表示,如果戈恩拒絕前往日本,他便要終止收購計劃。

就這樣,戈恩帶著從美國回來還不到兩年的妻子和四個小孩,離開了法國,成為日產的首席營運官。

但這并不是一份“美差”。日產在日本市場上占有率已經連續衰退二十七年,從一開始可以和豐田并駕齊驅的銷售量,一路下滑至不到豐田一半。1999年所有車型中,只有一款登上日本十大暢銷車款,在市場上銷售的43款車中,只有4款賺錢。

拯救負債2.1萬億日元的“爛攤子”,對于戈恩來說難度不小。

戈恩一到日本,便開始檢查日產在海內外每一座辦公室、工廠、技術中心、經銷商、供貨商及消費者等各個環節的狀況。這也使得戈恩獲得“7-11”的外號,即像便利店一樣不分晝夜地工作。

檢查之后,戈恩推出了日產復興計劃:在三年計劃實施期間,日產將推出二十二種新產品,降低20% 的生產成本,裁掉21000個職位,相當于總數的14%。

在“成本殺手”強硬的振興計劃下,日產僅用兩年時間就扭虧為盈,4年間還清公司2萬億日元的債務。由掙扎到健全,在死亡邊緣的日產一躍成為全球利潤率最高的汽車公司之一,戈恩也被稱為“日產的救星”。

通用前副董事長鮑勃?魯茲(Bob Lutz)在雷諾日產結盟之初指出,合并案就像是把辛苦存在銀行里的五十億美元,全部扔進大海里。兩年后,日產公布營業報告之后,有記者再詢問他看法時,他回答道:“我當時并沒有考慮到卡洛斯?戈恩。”

帝國夢碎

▲▲▲

2005年5月,憑借日產治理的成功,戈恩同時成為雷諾和日產的掌舵者。2016年12月,受到排放數據偽造丑聞打擊之時的三菱獲得了日產投資,戈恩也兼任三菱汽車董事長,雷諾、日產、三菱三家汽車公司組成聯盟。

至此,被業界稱為“汽車沙皇”的卡洛斯?戈恩,一人擔任三家全球車企的董事長職務,是汽車界最具權勢的人之一。

到了2017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輕型車銷量達到1061萬輛,一舉擊敗大眾汽車,拿下輕型車銷量全球第一的寶座。

但戈恩并不滿足于這樣的成績,這個法國人要建立一個汽車帝國:將三家企業合并,成為世界最大的汽車制造商。

2017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發布“Alliance 2022”(“聯盟2022規劃”),即在2022年聯盟實現銷量突破1400萬輛、營業收入增加至2400億美元,并產生100億歐元的年度協同效應。

但“汽車沙皇”的地位已經并不穩固,日本公司對于戈恩的不滿情緒一直在積累。戈恩既是日產的救星,也是“劊子手”。在成本縮減政策之下,數以萬計的日產員工下崗,但他每年卻領著20億日元的工資,“殺了日本人,肥了法國人”。

更重要的是,日本方面擔心聯盟的深入合作甚至是合并會使得日產和三菱“去日本化”,這是他們不愿意看到的。

一位日產銷售公司的高層表示,最初5年對戈恩體制非常感謝,但這之后并非如此。

而在西川廣人看來,2005年是日產發展的轉折點,即戈恩兼任雷諾CEO之后。

從2005年開始,日產的重心開始在轉移,由重視日本國內改為開拓中國和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在日本2年以上沒推出新款車。

在輕視日本國內的戰略下,日產的日本國內市場份額萎縮,海外銷量卻增至3倍。2017年在日本的銷量僅為58萬輛,比2004年減少約30%,降至第5位,排在本田、鈴木、大發之后。

據稱,戈恩本打算在明年春季之前正式敲定三家合并一事。然而對保守排外的日本企業來說,戈恩的野心觸犯了底線,不少日本業界及民眾甚至將“保衛日本汽車業”作為抵抗合并的態度,西川廣人也堅決反對三家企業合并,他曾多次強調要保持日產汽車的獨立性。

表面勢力大漲的聯盟內部暗流涌動,危機一觸即發。“如果我失敗了,我就變成哲學家。但如果我成功了,這將是本世紀汽車行業最大的成功之一。”戈恩的豪言壯語猶在耳邊回響,但汽車帝國尚未建成,一紙逮捕令就讓他強行退場。

//

誰扳倒了戈恩?誰又將接班?

//

汽車沙皇倒下的背后,有日產汽車及其CEO西川廣人的身影;雷諾、日產各有人選來接班戈恩,博弈開始,勝負未知。

西川廣人,一個與戈恩性格相似的日本人,蒂埃里·博洛雷,一個與戈恩經歷相似的西方人,不在聚光燈下的益子修,誰將接班“汽車沙皇”?

沙皇愛將的背叛

▲▲▲

2017年,日產CEO西川廣人被任命為日產CEO的新聞發布會上,法國人曾表示:“我和西川廣人之間想法高度一致。”

然而只過了一年,戈恩被捕的僅僅4小時后,這個戈恩愛將就在發布會上將矛頭對準戈恩,只字未提戈恩的成績和對日產的貢獻。

其實兩人的分歧早已產生。

西川廣人不贊同戈恩對于雷諾日產合并的想法,不斷強調保持日產汽車作為日本第二大車企的獨立性,認為兩者的合并毫無價值。而戈恩去日本的次數日漸減少,與全世界政商要人和親屬等共進豪華晚餐的情況卻越來越多。用西川廣人的話來說,戈恩在“不斷脫離一線”。

另一方面,戈恩也并不滿意西川在日產任職期間的成績。日產財報顯示,2018財年上半年,日產凈收入同比下降2.%,經營利潤同比下降25.4%。

在日產被曝出新車檢查違規問題之時,與經營層忙于應對的疲態不同,戈恩則與親屬在西日本的島上度假。在例行股東大會上,戈恩強調:“西川才是日本的一把手。”最后出面謝罪的并非最高責任者戈恩,而是西川廣人。此事之后,戈恩與西川,乃至外籍與日本董事之間的嚴重對立形成。

西川廣人一直在嘗試“挖空”戈恩,重組管理層,任命新的首席財務官,試圖擺脫戈恩,進而“獨立”。

同時,這位日產CEO還試圖進行聯盟管理結構改革,西川廣人指出,日產汽車將尋求一種“更公平”的管理架構,不依賴個人魅力來維系一切。“有些事情應該得到糾正,比如過度集權,這導致了某種扭曲。”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19日,日本橫濱,日產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出席新聞發布會并發表講話。圖/視覺中國)

日產的西川時代到來?

▲▲▲

佐藤資產管理公司高級汽車分析師吉田達夫(Tatsuo Yoshida)指出,“這是一場溫和的政變,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反戈恩的情緒一直在積累。”

在日本,戈恩的離場意味著日產汽車徹底“改朝換代”,不少人認為,日產將開始進入“西川時代”。

在11月19日戈恩被捕當晚,日產汽車緊急召開臨時新聞發布會,公司CEO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列舉了戈恩的三大罪狀,稱:“戈恩所為是公司不能容忍的行為,我感到非常失望、沮喪、絕望、憤慨和憤怒。”

在日產內部人士看來,西川廣人聰明、嚴謹、注重結果。但上月的新聞發布會上,西川廣人一反語速快的常態,不緊不慢,冷靜回答了近90分鐘的問題,不過并未按照慣例鞠躬致歉。

1977年從東京大學畢業后,西川廣人便加入日產汽車。從1999年起,西川廣人擔任多個重要崗位,包括歐洲和美洲地區的管理委員會主席,以及采購部門的執行副總裁。

他的大部分職業生涯都在管理采購和供應鏈,并幫助戈恩打破日產的供應商網絡以降低成本。“他是一個強硬的談判者,如果他不是,戈恩也不會選他為CEO。” 咨詢公司Carnorama的董事總經理Takeshi Miyao表示。

作為2013年至2016年的首席競爭官,西川的任務是通過節省原材料采購、監管費用以及規劃和開發的成本來降低制造成本。此外,西川廣人還參與敲定日產將三菱汽車納入聯盟的協議細節。

西川廣人與戈恩行事風格十分相似,在縮減成本方面十分強硬,一位日產高管曾評價他:“強硬像軍閥,省錢從不手軟。如果他設定了目標,一定會不達目的不罷休。”

但即使2006年至2016年間,西川廣人曾擔任雷諾董事會成員十年之久,但他并沒有戈恩與法國政府打交道的經驗,也沒有領導雷諾的經驗。因此,目前尚不清楚日產能否得到最大股東雷諾的支持。

戈恩退場之后,西川廣人能否力挽狂瀾,成為日產的有力領導人還不得而知。

雷諾的戈恩替身

▲▲▲

與日產的激烈反應不同,雷諾并未解除戈恩董事長兼CEO的職位,而是決定讓COO蒂埃里·博洛雷(Thierry Bollore)代理CEO一職。博洛雷被認為是戈恩的替身。上任后,他表示,將確保穩定并專注于使命,以維護雷諾的利益和聯盟的可持續性。

1990年,博洛雷進入法國大型輪胎制造企業米其林,2012年成為雷諾的制造和供應鏈執行副總裁,今年2月被提名為COO,成為僅次于戈恩的雷諾領導者。現年55歲的博洛雷也被認為是戈恩接班人的有力候選人之一。

博洛雷的職業軌跡與戈恩相似。在轉投汽車制造商之前,博洛雷在米其林工作了15年。2005年,博洛雷加入雪鐵龍集團旗下的零部件供應商佛吉亞,后擔任全球副總裁一職。2012年9月,博洛雷加入雷諾,一個月后被任命為制造和供應鏈執行副總裁。

“他非常嚴謹,非常認真,同時也很熱情。我認為他對亞洲的了解以及與日本人相處的技巧使他的繼任獲得優勢。”一位曾與博洛雷合作的汽車行業資深人士評論稱,他贊賞博洛雷的誠信與忠誠。

戈恩被捕后,博洛雷表示,“我們的團隊非常有條理,以確保公司業務的連續性。”但面對雷諾最大工會CFE-CGT的管理層改革訴求,博洛雷還面臨著不小的挑戰。

尷尬的三菱

▲▲▲

11月26日,三菱汽車召開董事會會議,解除戈恩董事長職務,由CEO益子修(Osamu Masuko)暫時擔任董事長。與西川廣人的態度不同,益子修在會議后表示:“這是管理團隊,包括我的責任。”

1972年從早稻田大學畢業之后,益子修加入三菱商事股份有限公司車輛部,2007年10月起擔任董事長及董事總經理的職務。

(當地時間2018年11月26日,日本東京,三菱汽車公司首席執行官益子修向記者發表講話。圖/視覺中國)

2016年,三菱汽車被曝光在油耗測試中造假,誤導消費者。丑聞曝光后,日產迅速完成對三菱34%股權的收購,成為三菱最大的股東。時任三菱汽車董事長兼總裁的益子修向戈恩請辭董事長的職位,但后者還是邀請他繼續擔任三菱汽車總裁。戈恩確信,日產的成功可以在三菱復制,而益子修可以提供有力的內部幫助。

在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中,三菱似乎是個不起眼的“配角”,無論從銷量和營收來說都處于下風。2017年三菱總銷量為110萬,雷諾銷量超過376萬,而日產達到577萬,三者差距十分懸殊。因此,在雷諾與日產暗自爭斗的過程中,三菱一直是日產的追隨者。

戈恩被捕后,三家企業CEO舉行磋商,一改原先由戈恩統攬大局的做法,決策轉變為合議制,由西川廣人、博洛雷、益子修共同決策。

對于戈恩一手組建的聯盟來說,失去設計者和領路人之后,是等待下一個“戈恩”的出現,還是各自為政,恐怕是對西川廣人、博洛雷和益子修的最大考驗。

//

最大汽車聯盟未來成謎

//

戈恩是三家聯盟的關鍵紐帶,如今聯盟失去定海神針,暫不會解體,但雷諾和日產對主導權的爭奪將愈演愈烈。

(圖/視覺中國)

“沒有人能夠像戈恩這樣,既富有個人魅力,又能緊握權力。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像戈恩這樣,將雷諾、日產、三菱管理得井井有條。”三菱汽車CEO益子修(Osamu Masuko)曾如此夸贊卡洛斯·戈恩,汽車沙皇對于聯盟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如今,雷諾-日產-三菱聯盟了失去主心骨,聯盟內的三家是就此別過,還是繼續協力前行?

雖然日法兩國的高層紛紛表態,力挺汽車聯盟,三家車企的CEO也在積極尋求新的組織架構來進行決策。但是各方博弈之中,前路茫茫,全球最大汽車聯盟的未來成謎。

話語不對等的博弈

▲▲▲

自1999年成為日產第一大股東以來,雷諾汽車從日產收到的分紅數總計超過6000億日元,計入雷諾-日產聯盟的合并決算的日產汽車利潤更是在2.5萬億日元以上。

其實,日產汽車的銷量一直高于雷諾,前者被收購的后一財年,即2000年,雷諾年銷量236萬輛,日產為263萬輛。兩者的差距還在逐漸被拉開,到2017年,日產年銷售量比雷諾多了200萬輛。

同時,在雷諾財報的合并凈利潤中,日產的貢獻率達到50%左右。截止到2018年11月19日,日產市值達到4.24萬億日元,雷諾則為174.65億歐元(約合2.25萬億日元)。

但在聯盟內,日產處于下風。雷諾擁有日產43.4%的股份,而日產僅有雷諾15%的股份,且沒有投票權,此外,日產還擁有三菱34%的股份。

而法國政府的存在則使聯盟關系更為復雜,其掌握雷諾15%的股份,并享有雙重投票權。

日產方面一直尋求讓與雷諾的關系盡可能接近對等。西川廣人在4月接受日本經濟新聞采訪時強調稱,將尋求改變雷諾占優勢的出資比例。在尊重法國政府意見的基礎上,“為了避免不安和權力斗爭,需要在出資關系上保持平衡”。

反觀法國,為培育本國產業,2014年法國出臺“弗洛朗熱法(Florange Law)”,向持股2年以上的股東給予2倍表決權。2015年,時任法國經濟部長馬克龍批準撥款增持雷諾股份,法國政府在雷諾的股份由15%增至19.7%,進一步鞏固了在雷諾的最大股東地位,遏制了日產的“對等”訴求。有分析認為,法國政府意圖通過該法律干預日產經營。

這一規定引發日產強烈不滿,2015年12月,在戈恩的主導下,法國政府就不干預日產經營達成協議。協議規定,如果日產遭受不當干預,則有權撤走對雷諾的出資。并且,根據日本《公司法》,如果日產增持雷諾股權至25%以上,后者持有的日產股權表決權也將消失。

對于日產來說,這是對抗法國政府施壓的一大利器。最終,法國政府做出讓步,出售其持有的4.73%雷諾公司股份,其在雷諾的持股比例恢復到15%。

不過,爭奪主導權的前提是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繼續存在,對此,外界也表現出了擔憂。

戈恩被捕,重創聯盟

▲▲▲

2005年,隨著卡洛斯·戈恩成為雷諾董事長兼CEO,他也成為雷諾-日產聯盟的執掌人。2016年,日產收購三菱汽車34%的股份,戈恩成為三菱汽車董事長,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正式成立。2017年,聯盟成為輕型車銷量的全球第一。

戈恩更大的野心在于建立三方聯系更為緊密的汽車帝國,即在2017年,聯盟發布“Alliance 2022”,預計在2022年聯盟實現銷量突破1400萬輛、營業收入增加至2400億美元,并產生100億歐元的年度協同效應。

不難看出,戈恩是這個聯盟的主心骨。一位日產資深人士表示:“戈恩將三家聯盟的權力集中于自身,形成了沒有戈恩,聯盟的經營就無法繼續運轉的機制”。

三菱CEO益子修此前的講話進一步透露了戈恩的重要性:“沒有人能夠像戈恩這樣,既富有個人魅力,又能緊握權力。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像戈恩這樣,將雷諾、日產、三菱管理得井井有條。”

益子修所言非虛,戈恩被捕后的幾天,雷諾股價一度下跌11%,日產也重挫10%,三菱的股價同樣大跌。戈恩被起訴后,12月11日,日產股價下跌3.1%。

戈恩的被捕,三家合并的宏圖幾乎無法實現。伯恩斯坦研究分析師馬克斯·沃伯頓猜測雷諾和日產之間可能存在鴻溝,提出了日產潛在“重新日本化”的可能性以及聯盟的結束。益子修直言,三菱必須密切關注日產和雷諾的經營體制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

不過沃伯頓也指出,聯盟的作用并沒有想象中大,即便解體也不會影響雷諾和日產作為獨立公司的發展。他認為,“即便沒有日產,雷諾也可以實現盈利。”

西川廣人對保持日產的獨立性非常堅決,這在一定程度上動搖了聯盟的一致性。但西川在19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戈恩的違規行為不會對聯盟產生影響。

從戈恩角度看,“汽車沙皇”雖然有建立帝國的野心,但并沒有沉溺于權力之中。在他的規劃中,這個64歲法國人可能在未來幾年辭去聯盟主席的職務。

有知情人士透露,戈恩一直在幕后工作,制定一個結構,讓汽車制造商在保持獨立性和品牌認同的同時保持合作。

暫不解體,未來是謎

▲▲▲

在短期內,這個全球最大汽車聯盟解體的可能性很小,西川廣人在戈恩被捕當晚就直接表示不會影響聯盟成員之間的合作。畢竟三家企業真的難舍難分,四分之三的車輛在共享動力系統。

不過,西川廣人將戈恩可能被檢方認定的犯罪,部分歸咎于金融中過多的權力集中在個人上并且缺乏透明度。

日產汽車希望保留這個聯盟,同時發現這是改變其管理結構的機會。“這一發現推動了改革連接雷諾、日產和三菱的管理結構的必要性。”西川廣人說,在未來,重要的是避免在一個人身上集中過多的權力,需要一個可持續的系統。

在11月22日的董事會會議上,作為日產CEO的西川廣人表示“將繼續發展3家聯盟”,但聯盟的運作方式需要進行調整。各方其實也在按照這個思路進行管理結構的變革。

11月29日,三家企業CEO首次舉行磋商,改變以往集中于戈恩一手的決策方式,將聯盟的決策改為合議制,聯盟整體信息由三人共享。

磋商結束后,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發布共同聲明,稱各方繼續全力推動聯盟的舉措,今后維持三方合作。

在政治層面,法日兩國政府也不希望看到聯盟破裂。

早在今年2月,戈恩確定連任雷諾CEO職位時,就有分析指出,法國政府提出的連任條件是,改變在資本關系上可以取消的兩方關系,形成即使戈恩離任也無法取消的不可逆關系。

在戈恩被捕后表示,“沒有進一步信息,現在給予評論仍為時尚早”。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部長布魯諾·勒梅爾(Bruno Le Maire)則在11月2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法國是法治國家,我們在現階段沒有掌握不正當行為的證據”,還決定暫緩解除戈恩雷諾CEO兼會長的職務。

此外,勒梅爾還與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法日兩國都希望保持這種雙贏的合作。

在11月30日兩國領導人的會談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3家企業聯盟是)日法產業合作的象征,保持穩定的關系非常重要。”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強調:“聯盟應該得到保留和穩定。”

無論是雷諾、日產、三菱這三家車企,還是法、日兩國政府,都努力讓聯盟保持穩定,繼續發展。但目前達成的三方合議制是一個過渡性的妥協方案,今后如何調整聯盟的運作方式,爭奪聯盟主導權,將是雷諾與日產博弈的下一幕大戲。

作者為《財經》實習生和記者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ag真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