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隱形的擁抱

網絡 2018-12-18 03:56:20

小月木木 2018-12-18 02:01

那段時間,因為父親的執拗,我與父親的關系很緊張。

父親一生生活在困頓中, 所以到老一直都在尋找發財的機會。

人說老小老小,父親是越老越幼稚,為了發財竟然屢屢受騙上當,將自己兜里的那點錢都交給騙子還不算, 還得我一次次給他善后。

為此事,我沒少與父親吵,但父親卻總是改不了這個毛病。

一年前, 老家那地方刮起了一陣民間放貸風,父親受高利息的誘惑,將自己辛苦大半生的積蓄 6 萬元一股腦放給了別人。

然而, 父親只拿了兩個月的利息,那點錢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再也要不回來了 。

6 萬元養老錢打了水漂,父親一下子蒙了 ,情急之下,父親帶著哭腔打電話向我求援,希望我能幫他要回這筆養老錢。

接到父親的電話,我又急又氣,在責備了父親一通后, 我咨詢了律師。然后,按照律師的指點,經過一番折騰,通過法律手段,替父親要回了那筆錢。 原想父親通過這次教訓, 能長點心眼, 不再受騙上當。

但是,今年夏天,父親卻又一次上了騙子的當。

2014 年初,為了與家里聯系方便,我給父親買了一部手機。 拿著女兒給他買的手機,父親感覺既驕傲又新鮮, 四處顯擺后, 樂此不疲地給他的老伙計們發短信。

6 月,父親接到一條短信,短信中說父親中獎了 ,獎金是 26 萬元,對方稱他們會以匯票的形式將款打到父親的賬上,但要父親先交 1% 的手續費。

父親一琢磨,值啊,2000 多元錢換 20 多萬元,上哪兒找這樣的好事去?于是就樂顛顛地從銀行取出2600 元錢, 打到了對方的賬上。

然而對方接到錢后,卻又發來短信說, 還需要 2000 元錢的公證費,讓父親再打過去。

這回,父親猶豫了 ,但為了那 20多萬元錢,父親還是瞞著我們將那些錢又打了過去。

但錢打過去, 人家又找理由打電話要錢。

這回,父親意識到自己可能再次遇到了騙子,打電話過去索要錢無果后, 又滿臉凄惶地來向我求援。

我和父親的戰爭就在這一瞬間爆發了 。

由于生氣, 我口不擇言: “活了這么大把年紀,你怎么就不長記性? 你想想,天上能掉餡餅嗎? 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你怎么到現在還搞不清楚, 做人簡直太失敗了吧! ”

見我發火,父親怔了怔,有點意外地看了看我,然后漲紅了臉, 重重地將煙袋鍋磕在炕沿上, 沖我吼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教訓起老子來了! 我也知道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找不到我的頭上,但我那也不是為了搞點錢減輕你們的負擔嗎?既然你不愿管,那就算了! 我那錢要不回來就要不回來, 我認了! ”

父親的執拗與無知讓我很是氣惱。當天,我飯也沒吃就回了單位,心想這樣的父親無藥可救, 讓他自生自滅吧。

之后我賭氣三個月沒回家。 中秋節,母親打來電話讓我回家,說父親想我了 ,讓我回家去看看。 我想,父女沒有隔夜的仇,父親雖然倔且愚,但總是自己的父親,我就順坡下驢吧。

于是,我買了一些過節的東西,坐上了回家的車。

見到我,父親早已將之前的不快拋到九霄云外了 ,一臉燦爛地迎上來, 幫我拿東西, 顯得很高興。

將東西拎回家后, 父親打開放在上邊的一個塑料袋 : “這是什么,哎呀, 是蛋糕! ”

他迅速地從里面取出一個泛著油光、黃燦燦的蛋糕咬了一口,然后夸張地說: “閨女, 是給老爹買的吧?要不怎么說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呢,你就是細心。 我這輩子,最愛吃蛋糕了 。 ”

父親的話,讓我有點意外,也有點慚愧。 其實,那幾個蛋糕,是我買來在車上吃的。 因為太膩,我只吃了一個。

而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曾經說過, 他是不愛吃蛋糕的。

而那一刻,看著父親狼吞虎咽的樣子,我似乎明白了點什么,心被什么東西撞了一下。

我眼睛發酸,忍著將要掉出來的眼淚,借故走進另一間屋子。 往事迷蒙中,我看見了年輕的父親從歲月深處向我走來,他懷里揣著三個小蛋糕。

那時候我還小。由于生產隊連年欠收,家中的生活一年中有半年虧空,為了讓家中老小能吃上飯,不至于挨餓,父親冒著被批的風險開始走村串戶做點小買賣。

他從縣城收購來一些城里人不愿穿的舊衣服,然后拿到偏遠的山里換點糧食, 掙點差價。

所以記憶中的許多日子父親一直在路上, 很少在家。

那時候沒有車,從家里到縣城父親要走一天的路程。

在縣城逗留三兩天, 父親就馬不停蹄地又背著東西往幾百里遠的山里趕,在這個過程中,父親是如何風餐露宿的, 我已無法想象。

只記得他每次回家,都是黑瘦黑瘦的, 一臉的疲憊。

而那個時候不諳世事的我們, 卻并不心疼父親的疲憊, 父親回家放下行囊,我們便一哄而上先去翻父親帶回來的東西,因為在那些東西里,總會有父親給我們帶回的好吃的。

那應該是一個中午,父親背著沉重的行囊路過一個小鎮, 狠心以兩件舊衣的代價, 換回了三個蛋糕。

父親是在夜里回到家的,見到我們,他神神秘秘地將那三個蛋糕從懷里掏出來, 說他給我們帶了好東西。

第一次看見蛋糕,我和姐姐馬上就被那種香味吸引住了 , 接過父親手中的蛋糕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

母親接過蛋糕,掰下一半遞給父親, 父親又將那一半蛋糕推給了母親, 說: “這蛋糕我吃過一個, 太甜了 ,我不喜歡那個味道,你和孩子吃吧,我現在只想吃你做的玉米面窩頭。 ”

見父親這么說, 幼小的我有點奇怪,心想,這么好的東西,父親居然不愛吃, 真是不可思議啊。

那一年,我 6 歲,父親 46 歲。 父親就這樣在城鄉之間穿梭。

靠著父親的勤勞,我們家小有積蓄, 過得比村里任何人家都殷實。

但遺憾的是,在之后的日子, 父親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受了傷, 腿落下了殘疾,從此結束了他跑單幫的日子。

這次受傷是父親壯年時代的結束。 生產隊為了照顧他,讓他去看護果園。 那個時候,每次給父親送飯,我都會看到他神情憂郁地坐在看果園的小屋前,嘴里叼著旱煙袋,一臉的失落。

父親的受傷讓我們家一下子失去了壯勞力。

為了維持生計,我開始趁著放寒暑假的時候, 去外邊找零活干。

那年夏天的暑假,我去五公里之外的地方給人采摘金銀花,忍受著太陽的暴曬干了一個月,卻因為那年金銀花的行情不好,銷路不暢,結賬的時候, 人家用十斤金銀花抵了我的工錢。

回來的路上,我用父親給的生活費,在小鎮上的蛋糕店里買了一斤蛋糕。

回到家里,我把那一斤蛋糕連同那十斤金銀花交給父親,在父親接過去的瞬間,我看到父親眼里有驚喜的光。

那一年,我 15 歲,父親 55 歲。這之后,靠著父母含辛茹苦的供養,我一路走到了現在。

然而在我長大成人年近而立后,我所給予父親的,只是我認為需要的東西,甚至還有他根本不需要的指責,我卻從來沒有想過,父親真正需要什么。

父親那些在我眼里看似 “窮折騰” 的舉動,其實恰恰印證了一顆不甘老去, 想要為兒女分擔的心。

在返回城里的車上,我決定要幫父親討回被人騙去的錢。

因為,對往事的記憶讓我明白,其實,父親對我的愛,一直在歲月的時光中柔韌地穿行。而作為兒女的我們, 是該在長大的同時,學著回報父親那顆拳拳的心。

在這個世界上, 沒有誰會在原地等你,你的父母也一樣,在你有機會孝敬父母的時候,趕快孝敬吧,不要等他們不在了……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小月木木 寫一些生活中故事及感想,希望你喜歡。
ag真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