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高校文學聯盟優秀作品選登

網絡 2018-12-17 23:49:17

天涯詩歌 2018-12-17 22:34

聽雪落的聲音

許多年以后,梅花落了重瓣,漫天的大雪片片地落,廖元清始終也沒等來阿飛。

廖府,元清坐在鏡前卷弄著自己的頭發,嘴里還哼哼著玉堂春的曲兒。

“金童玉女,常常看舍。玉鎖金匙,門門開癖下。賞玉堂春對玉花。”

身邊的伺候丫鬟佟兒突然大聲嚷嚷著跑進來:“小姐,小姐,不好了!老爺要把你許配給城東范老爺的兒子!”

元清倏地睜開眼睛:“什么時候的事,爹不是都翻篇了么。”

“不知道阿,小姐,老爺剛剛就在前廳和那鹽商談生意呢。”

元清心下了然,整理好衣衫往前廳走。

廖老爺:“小女生性頑劣,還請親家多多包涵阿

范正其微微一笑,右手有節奏地輕撫著手上的青玉大扳指:廖老爺過謙了,久聞廖小姐秀外慧中,小兒范玉飛也飽讀詩書,我們兩家結親再合適不過了”

元清站在屏風后一聲冷哼,就往出走:”真是對不住您,我爹沒說錯,我實在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算命先生說我命硬會克死至親,我爹爹信了算命先生的邪,給我許這門親事,就是想趕緊把我打發出去。”

廖老爺和范老爺都變了臉色。

范老爺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臉憋得通紅。

廖起凡趕忙給范老爺遞茶。“小女頑皮,您不要計較的好”

范老爺也不說話,急匆匆喝下一盞茶,向廖老爺告辭離去。

范正其走后廖老爺大怒“你可真是爹的好女兒!京城最近鬧鹽荒,那鹽商正是春風得意,人家愿意和我們結成親家,解我們家的困境,你這么做難道想我們一家絕命嗎?

你這幾年除了去梅園看戲,你還會做什么!?

元清默不作聲,扭頭回了自己的閨房。看了會兒戲文便早早歇息了。

夜里外面卻傳來一陣哄鬧聲。一群婦人領著孩子,男人們聚在廖府門口,商量好了似的各喊各的,拿著火把氣勢洶洶。

”姓廖的你快出來,一個月了,你說的玉呢!

“我們這群人就全指望你活命了,你倒好,自己吃香的喝辣的,你快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姓廖的,再不出來我一把火燒了你們家!”

廖老爺聽著這些話頓時氣血上涌,拿著拄拐走到大門口跟這些人爭執起來,說話間有個大漢就要動手打人,廖老爺忙抬手護頭,沒想卻誤傷了這群人中的孩子,人群中有個大漢頓時紅了眼,拿起棍子就往廖老爺頭上砸,眼看血就順著廖老爺的頭汩汩地流。

……

第二天滬城便傳遍了,廖老爺范險走私玉石自己把玉私吞了,被來鬧事的人誤傷打死,廖家現在只剩下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官府來查此事,原是那廖起凡有罪,那些鬧事的人被關押了月余,便也作罷。還有人說:“是那廖老爺的女兒命太硬把自己給克死了。”

旁人怎得說,元清是一概不知的。半年過去了,元清呆在廖府,始終都沒有踏出半步。元清在惱自己,惱自己當時沒有出去勸爹,惱自己當日里還說出那樣忤逆的話,結果一語成讖…

廖起凡去世沒多久,元清在京的大伯和伯母便趕到廖府接了廖家的家業。元清已經到了適婚的年紀,大伯和伯母一直在給元清尋一處人家。

是日,佟兒高興地進門:小姐,聽說玉堂春要重唱了,飛角兒又回來了!”

元清平靜的眼睛霎時亮了:“什么,佟兒,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是飛角兒唱嗎?”元清許久沒有這么高興過了。“真的,小姐,千真萬確!”夜里元清翻來覆去地就是睡不著。

第二天一大早,元清對著鏡子梳妝打扮了許久,換上昨兒剛添置的新素緞衣裳,趕忙往梅園跑。

元清站在梅園外,看著院落里負手而立的少年郎,卻遲遲不敢上前。

三年前的元夕夜,元清第一次去梅園。元清懵懂無知只覺得這王玉隆的扮相真好看,少年神采奕奕一身粉黛,在臺上豐神俊朗儼然一副謫仙模樣。那天的玉堂春一開唱外面便下起了大雪,散場后元清一手拿糖葫蘆,一手提著燈籠,兩個腳一深一淺地踩進雪里。一個沒踩穩,人就栽進了雪里,糖葫蘆也四碎在白花花的雪地上。元清正覺得苦悶想要大哭一場,一只手突然從側旁伸出,一把把元清扶了起來。元清順著手往上看,這不是剛才玉堂春里面的王玉隆!

“快別看了,撿撿你的糖葫蘆罷,雪這么白,你的糖葫蘆應該不臟的。”

“你騙人,我爹爹說,雨和雪都是不干凈的。”

是么,那好吧,你不吃那我吃了,說罷便撿起一塊渾的放進了嘴里

嗯!真甜,王玉隆的臉上擠滿了甜蜜。

這個王玉隆怎么這么貪吃!元清抿了抿嘴,悄悄地拾起一塊舔了一口。王玉隆突然就哈哈大笑,躺在雪地里起不來了。

“你笑什么呀”元清的臉冏的通紅。

‘笑你傻呀,看你的臉比糖葫蘆都紅,哈哈哈,哈哈哈。。。”

女兒家被人故意逗弄了自然要惱,可是元清卻對那王玉隆惱不起來。王玉隆說他叫阿飛,那天夜里阿飛背著鞋襪已濕的元清走了幾里的路。從那時起元清便記住了這出玉堂春連同這出戲的角兒阿飛。

可是阿飛只唱了五場便離開了,阿飛說他爹要他去京城里歷練。

三年里元清和阿飛時有書信往來,只是阿飛一直都很忙,有時候會顧不得給元清回信。

元清回過來神,看著阿飛的背影一步步走了上去。

“阿飛!”

少年轉過頭愣了愣神,元清!

阿飛不露痕跡將元清打量了一番,眼里含笑“好久不見阿,傻元清!”

許久未見阿,阿飛。元清努力使自己鎮定自若。三年不見,阿飛的氣度更加從容,俊秀的臉龐多了一些棱角。

“元清,我早不唱了呀,今天這回是我叫梅園重唱的玉堂春。我是觀眾。

奧,這樣阿,我還聽佟兒說是你親自唱咧。

那。。你如今是做什么行當的,

元清,我做生意的。

元清愣神,嗯!也好也好。

元清,你可有,,許配給誰?,

沒,沒有

阿飛爽朗地笑了。

元清每次遇到阿飛的時候都是極冷的冬天,白茫茫的雪里還混有梅花的香氣。自那日重逢后,阿飛與元清便經常約著一起去梅園看戲。

一曲《花田錯》唱罷,走出戲臺子。元清憤憤說到“真是好事多磨!好好的姻緣,偏教那周通威風了好幾個回合。”

“沒有那周通,卞璣和劉玉燕如何能通曉心意,彼此扶持的?便是多磨些,最后也是好事。”阿飛端詳著梅園隨意地說道。

元清哈哈大笑“就數那窮書生卞璣最無能了”

“我看是就數你最厲害!”阿飛看著元清眼里含笑。

元清已經樂開了花,阿飛此時卻手拿著一朵梅花別在了元清的耳后。“你這姑娘秀秀氣氣的嘴皮子倒是挺厲害。”

元清立刻就安靜了下來,不敢抬頭看阿飛。

“這梅花常年長在苦寒的冬日里,也孤單的很。”

元清便也抬起頭,望著滿園的梅花,微微愣神,是孤單的很…

傻元清,但是有我們兩個來看它,它便不孤單了!”

元清的眼睛里霧蒙蒙的,”我怎么從沒有見過重瓣的梅花?”元清忙扯了一句

傻元清,梅園里還有重瓣榆葉梅呢,只是它開的比別的梅花晚些。

等它開了,我叫你來看啊。

好啊,元清只是笑。

此時的滬城又有了一樁大事。范家如今生意越做越大,人人都說,范家有個少爺生的俊秀,文武雙全,連戲也會唱上幾段。范老爺攀上了京城里的權貴,王輔宰的女兒瞧上了范家公子范玉飛,說此生非玉飛不嫁。

時隔半月,元清被大伯帶著去應范老爺給兒子的酒宴。元清規規矩矩的入座,卻看見正席上坐著范老爺和一個從未見過的衣著華麗的中年男人。

《花田錯》終究是錯過了。

新年已過,范府愈加熱鬧了,每日都有人登門拜訪。只是自從那一日之后,元清又是許久沒有出過廖府。

三月里,正是春寒料峭,元清又去梅園聽戲

“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

散場的時候,元清看見園里的墻邊榆葉梅開了重瓣,漫天的大雪片片地落,只是廖元清再也等不到阿飛。

—完—

作者簡介:

張瑩,啟點文學社團負責人,冰心文學二等獎獲得者。懶且隨意,喜歡無用之物 。

文案來源:征 稿

圖片來源:網 絡

圖文排版:余 歡

責任編輯:靳鵬超

文本編輯:林 瀾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天涯詩歌 太科大天涯文學社,由青年詩人何攔偉、韓彩霞等人于2016年在山西省發起成立,是一個以文學交流、創作、發表為主要內容的文學社團。文學社現有成員60余人,由詩人何攔偉任現任社長。
ag真人骗局 华儿街见闻里怎么赚钱 汪峰鸟巢演唱会赚钱了没 鲅鱼圈做点什么小生意赚钱 天龙八部手游怎么样能赚钱 大部分免费的app靠什么赚钱 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 室内装修行业赚钱吗 iveryone 可以赚钱吗 上门扎针赚钱吗 梦幻西游69j赚钱 赚钱app可信么 哪个阅读网站最赚钱 丁总天天赚钱 包小工程赚钱吗 创客平台点广告赚钱6 股票有多少散户是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