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客雜談東禪寺智深和尚

網絡 2018-12-15 12:00:40

記得很多年前在一篇文字里,提到過一個廣漢叫東禪寺的地方,那里有個主持叫智深。午飯過后,被哥幾個邀請著去他們童年記憶較深的地方,也就是東禪寺。

本來東禪寺是一座寺廟,現在已經是個地方的代名詞了。根據了解,這東禪寺本來是在老街道的旁邊,后來地震過后,就搬出來修了,因為旁邊有學校,居民房,沒法擴展。

說道東禪寺,自然提到智深大師。智深大師本來是什邡羅漢寺的主持,后來才被委派到這東禪寺的,兩個寺廟本來不在一個行政縣內。從一個大寺廟被調派到一個小寺廟,著實的委屈了些。

那年來東禪寺看到這智深大師的時候,他還紅光滿面的,新建的東禪寺正在完善中,把一個小小的廟宇,擴展到一個比較寬闊的地方來,這智深大師也真費了些功夫的。政府批地是第一,而這修建款項,估計是沒人批的,都靠些善男信女功德,真的不容易。

這次進廟門,堂兄是有準備的,現從身上找了一把散碎銀子分給大家,說記得隨手功德,可見他經常出入這類地方的。當然,菩薩莫怪。

空地正中,兩尊緬玉佛像,幾米高的正身,外面還有專門的透光棚子罩著,保護佛像的木支架還沒有拆除。下面有介紹的告示牌,屬于某夫婦捐贈,上等緬甸白玉,整體雕塑,然后長途運來。看樣子,這兩尊佛像,應該就是這廟里的鎮寺之寶了。

智深大師是一定要出現的,因為我們一行人中,有和他非常熟悉的人。只是很意外的是,這次的面容顯得消瘦,沒有啥血色了。其實,我還真認不出了,只是他們熟悉,才認出來。

不是說過,俺現在喜歡木頭,看到特別的木頭就感興趣,在他們閑聊的時候,我看到了旁邊廂房門廊的大根料。你可能要問,為什么不是大根雕呢,恩,這就是區別。根料是沒有經過藝術加工之前,而根雕是要經過藝術造型,改變它的外形,成為某種有特定意義的物件。其中有個小點的,看著像個鴕鳥,那個大點的,比較復雜,一下子看不出像啥,近身了觀察,都是經過粗加工的東西。論價值,這兩樣價值不低。看完這根料,退后幾步,自然看到旁邊門廊柱子上的對聯,讀讀,應該是地藏菩薩的殿門,果然的是。其實非常簡單,以前就知道地藏菩薩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事,這對聯自然就和這有關的。我記得頭次來這,那智深和尚就是住旁邊那廂房的。

回到朋友處,他們還在談緬玉佛像,智深和尚說羅漢寺的玉佛像也是他在的時候供奉的,只是材料是那種拼組而成,價值上就不如這兩尊。現在這兩尊整體雕塑的,價值連城,就是還需要個大殿來供奉,只是還得需要有施主大功德才行。

離開東禪寺,自然到老街那邊找茶館。老茶館自然找不到,都現代派的了,要不放錄像,要不就整麻將,好不容易找了個可以曬太陽的小院。

茶肯定是便宜的花茶,有他們的老熟人先行支付茶資,我估計是一元一座,這到是其次的,只要有陽光,有笑聲,就比啥都快樂。

閑聊開始。自然是智深和尚,他們自然說道了臉色問題,聽說是得了癌癥,原來這樣,想想先前智深和尚急切的想找大施主完成大殿的建設,也就自然的明白了些。

期間,又有朋友駕到,說是剛從東禪寺來,看見智深和尚正和一個眼鏡和尚轉悠著念經,恩,估計那是在做功課了吧。

老實話,把智深和尚叫大師,這時候我覺得有些不尊重,因為他不具備大師的條件,把他叫著智深和尚,應該是對他尊重了。至少,在現在看來,他是個想修廟的和尚吧。

后來有傳言說智深和尚病倒了,再后來,有確認已經仙逝了。這幾年都沒去過東禪寺,不知道那兩尊玉佛的大殿落成沒有。

==============================================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ag真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