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客雜談(9)烤紅薯

網絡 2018-12-15 12:00:40

偶爾在街邊看見有人買熱乎的烤紅薯,碳爐子架在三輪車上,用了個掏空底的壇子罩著,然后很多烤好的紅薯就圍在周邊,烤得很焦黃,看著也熱氣騰騰的,只是走旁邊過也聞不到香味。

昨天在外面露天喝茶,很多朋友正聊得火熱的時候竟然傳來“賣烤紅苕”的叫賣聲,一看,是一小販正兜著烤好的紅薯叫賣,有一朋友立即叫住小販,說要為老婆買回去解饞,在大家的哄笑聲中,還是買了兩只很大的烤紅薯包了。

說到這烤紅薯為什么不是很香,也問過懂行的人,其實是在烤之前蒸熟的,然后放到烤爐邊烤到那種成色便于仿真烤紅薯,主要是方便,因為紅薯中的水分不是被烤的時候自然蒸發,甜度也就不是很好,并且還有那種蒸煮后的味道,當然香氣也就不是烤的那種香氣了。

記得小時候,經常都吃自己弄的烤紅薯,味道好,香氣誘人,所以經常懷念那烤紅薯和期間的趣事。

自己能烤紅薯的那個年代,糧食其實是很少富裕的,所以屬于雜糧的紅薯也很珍貴,因為是分配制,生產隊分糧食的時候也沒有多少,就很少烤了吃,但自留地里的紅薯和馬鈴薯是隨意支配的,更何況是填自己家人的肚皮。

我記得自己烤紅薯的時候一般是在家里,燒飯或煮豬食的時候,當時都用材火灶,有時候就根據情況,在灶膛的火灰里埋幾只洗凈了的大紅薯,一般不要小的,因為容易烤糊,撥掉糊了的皮,就沒有吃的了,等一個或者兩個小時以后,一般就能烤好。

烤好的紅薯,用火鉗刨出來,還燙手得很,在兩只手中來回拍打,即防止燙著,也把上面的草灰給拍掉,然后聞聞,哈,還真香。總在口水流出來之前,把紅薯給掰開,有時是紅紅的,有時是黃黃的,熱氣四溢,香氣也濃郁,當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的時候,又燙又甜,真是一種美滋滋的享受,只要沒有烤糊,一般都連皮也吃,那皮又脆又香。最滑稽的是,有時候沒有大人在場,幾個要好的小朋友一起吃,吃完就發覺大家的嘴上一圈黑,或許臉蛋上也有黑呢,大家嘻嘻哈哈互相調笑著吃完才用手擦干凈,意猶未盡時,還繼續放幾只紅薯到灶膛里埋好,想等玩夠了再來,不過一般都是失敗的,因為那灶膛里的溫度早已不夠了。

那個時候,集體勞動,大人都出工了,鄉下的孩子,一般要在家里做飯和煮豬食,都會烤紅薯和土豆吃,有時候還要到豬食鍋里去找煮熟的紅薯和土豆,剝了皮吃。我們家鄉地處天府之國的邊緣部分,糧食也不是很充足,孩子在成長過程中,需要營養的,總覺得肚子餓,當然要自己想辦法了,想想當時的境況,聯系到其它地方,估計烤來吃也是一種奢侈了。

其實,那個年代過來的人,都有自己烤紅薯和土豆的經歷,當時看來沒有什么,現在想想也是一種幸福的童年趣事。喝茶的朋友中有個在廣西度過童年的朋友,也說了他們小時候很有趣的烤紅薯故事。因為是城里住,就經常一群群的到城邊鄉下溜達,看見田里的紅薯長大了,就悄悄地去摸幾只大的,然后到山邊找個僻靜的地方,挖個小坑,四周再壘些泥土,上邊留不大的一個孔。做好后,四處找些松樹枝和樹葉,樹枝放到坑里點燃,燒掉差不多的時候,把樹葉放些進去,再把洗好的紅薯放進去,爾后再放樹葉,直到坑要填滿的時候,才用石頭或泥塊把上面給堵上,這樣就把明火給滅掉了,樹葉在缺氧狀態下慢慢燃燒,起到了烤的作用。

當然等待的時間也是漫長的,這時就一大群的去游戲,等一兩個小時后,就來打開,紅薯也烤好了,雖然隔了很多年,口水爆綻地講完,也像在講昨天的故事一樣。

買別人烤好的紅薯來吃,總覺得不香,估計也就是因為不是自己勞動的成果的緣故吧,吃的似乎也不是烤紅薯,是一種情結了。

========================================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ag真人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