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雜談之工廠舊事

網絡 2018-12-17 06:20:28

再次鄭重聲明,本篇虛構,如有雷同,那可真是忒巧了。

下午一點整,工廠上工的鈴響了,可工人們并不急著走向工位。陽光穿過蘇聯式廠房高遠的天窗,在地上潑了一塊金紅色的輝光。

此時距老陸鉆進洗手間已有二十分鐘。電鈴聲剛剛休止,洗手間里爆出鑿門的一聲響動,隨后傳出了輪胎漏氣般的聲音,接下來便是草草的摩擦聲,沖水聲,膠鞋底在水泥地面的摩擦聲,還有腰帶扣的叮當亂響。隔間里的老陸一口長嘆,憋紅的臉色自上而下漸次消退。等那紅色退到脖子上,就化成了幾列汗珠,從胸前縱向滾落,撞上層層肚腩的褶皺,又改為橫向分流。

今天是找廠長的日子,老陸串聯了兩個同事,準備搞個大新聞。老陸走出洗手間,老文和老蔡已在門口等他。這三個同年工相交多年,一起把稱謂里的小字熬成了老字。兩人見老陸過了約定的時間還沒到,一準在這排毒。

“啥情況啊,陸工?”老蔡問。

“嗨,努力半天,就是個屁。”

“誰問你拉得咋樣了,問你準備的咋樣,一會見著廠長咋說?”老文又問。

“該說啥說啥唄,咱不都商量好了。趕緊走,廠長一會又他媽開會去了。”老陸往廠長辦公室一指,趕著兩人一塊過去。

工廠現任廠長姓夏,大概五十歲出頭,發際線比外耳廓上緣高出寸余,戴一副外框渾圓的近視鏡,身材干枯瘦小,整個人看著就像是把清遜帝溥儀的腦袋強行嫁接到了營養不良的少年身上。此刻的夏廠長像是尚未脫離午睡狀態,窩在辦公室的老板椅里,兩手交疊,腳尖點地,左轉半圈,右轉半圈。

老文敲門兩聲,開門便進,三人沿著廠長的老板臺站成一線,老蔡還不忘回手關了門。這三位身材相近,平均身高一米八,在北方只能說不算矮,但比之廠長老夏,還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三人在廠長辦公桌前一圍,把廠長顯得越發萎縮,像個罰不出的任意球。

“夏廠長您好,我是財務科老文。”

“我是質檢科老陸,這是二分廠會計老蔡。我們仨來找您咨詢點事。”老陸說著把兩手往辦公桌上一拄。

“前些日子廠里搞競聘上崗,我們都知道是總廠的意思。總廠要求所有人都重新競聘,我們也都支持了。但是競聘的后續政策,咱們是不是也得跟著總廠走呢?”老文率先問了一串。

“人家總廠明確說了,在新崗位上試用仨月,不想做新崗位就去總廠勞資處拿離職補償走人。咱們廠競聘的時候也是這么說的,后來咋就沒這事兒了呢?”老陸緊隨其后。

廠長老夏似乎是被這堵人墻所震懾,小嘴一張,并沒有說話。

“我們仨都不想做現在這個崗,給各自科長打了報告,要求去總廠勞資處,報告交上去快一個月了也沒批復。廠里都說是你給各科科長開會,不讓簽字放人,是不是這么回事?”老文接著問。

老夏仿佛回過了神來,進而迸發出了和身材不符的迅捷,把眼鏡望腦門上一推,“絕對沒有這個事!啊,絕對沒有!”說著抄起了桌上的電話撥了個號碼,“行政張科么?啊,我姓夏,你把人事楊科,啊,叫過來。”放下電話,又把兩臂架在桌上支住下巴。“我怎么能開這種會,對吧。還是要按照總廠的規定,啊,你們都放心,我們領導層,啊,肯定會,公平公正地,啊,處理大家的工作。”

聽了這話,老陸三人不禁露出了微笑。全廠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就是他老夏,啊,為了給總廠省一點離職補償,授意各科長,啊,不許簽字放人,讓不滿意新崗位的工人主動辭職;可他又悄咪咪給采購科李大姐簽了一份,因為她和總廠有關系。他們仨想不明白,左右也不過幾百塊錢的補償,廠里怎么就能這么辦事。

行政張科帶著人事楊科敲門進了廠長辦公室。老夏透過人墻縫隙傳達指示,“啊,趕快向三位工友說明詳細情況,啊,為什么沒有給大家批復。一會啊,我還要給你們各自的直線領導,啊,打電話,看看究竟是什么情況。”

“您也別找他們了。”一直沒有說話的老蔡開口了,“正好行政和人事都在呢,直接給我們仨辦辭職手續吧。不就幾百塊錢兒的離職補償么,看把你們整的。”老夏,老張和老楊聞言,表情變得好像是一點鐘的老陸,紅得由內而外;而老陸猛然間奪門而出,一邊向著洗手間飛奔,一邊高喊:“我們仨不差錢,就想來聽聽你們怎么解釋這個事兒——”

廠里的工人們聽到喊聲,紛紛從工位上探出頭來,目送老陸進了洗手間,又都坐了回去。老夏的眼神有點渙散,下意識地一點頭;老張和老楊見了,便回辦公室去取離職需填寫的各項單據。而老文和老蔡各在老夏辦公室拉了個凳子坐,神色悠然。不多時,洗手間傳來“咚兒”的一聲脆響。

事就這樣成了。


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ag真人骗局 临摹书法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直播 申城扳倒赢安卓版下载 红河女人在家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走势图 微鲤头条阅读赚钱 缘由是什么 全国排列五走势图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福利彩中奖规则图片 开心棋牌最新安卓版下载 17129期双色球开奖现场 黑龙江十一选五片结果 天天乐棋牌游戏新手卡 pk10开奖直播 百赢棋牌 2017129双色球杀红球号